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凯迪生态年报遭遇“非标” 牵出多宗疑似关联交

作者:孙丽发布时间:2018-07-02 13:16

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指出,由于凯迪生态与关联方识别相关的内部控制出现重大缺陷,且该所获取了一些事实,对2017年度部分交易涉及的交易对手与凯迪生态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以及交易的实质产生了重大疑虑。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凯迪生态与洋浦长江、嘉兴凯益在交易过程中存在诸多违反商业逻辑的行为,且三者之间存在诸多交集,疑似存在关联关系。

  5.91亿债权未做安排

  2017年12月26日,凯迪生态与洋浦长江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凯迪生态将持有的松原凯迪51%股权以零对价转让给洋浦长江。虽然处置股权时松原凯迪的净资产为零,但本次股权转让未对凯迪生态享有松原凯迪的债权5.91亿元做出安排。松原凯迪就本次股权转让于2017年12月27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同时凯迪生态不再将其纳入合并范围。不过,审计报告却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5月7日松原凯迪股东变更为凯迪生态持股100%,凯迪生态重新将松原凯迪纳入2017年的合并范围,不再将松原凯迪作为2017年处置的子公司。

  凯迪生态以零对价将松原凯迪51%股权转让给洋浦长江,且对相应债权收益不做过问,上市公司如此“大方”的行为,让审计机构对其双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产生疑虑。

  凯迪生态与洋浦长江关系密切,之前双方就频繁发生资金往来。公告显示,2017年6月14日,凯迪生态与洋浦长江签订了两份《股权转让协议》,分别收购洋浦长江持有的洪雅凯迪和松桃凯迪100%股权。公司审计报告显示,洪雅凯迪和松桃凯迪在洋浦长江控制期间,由凯迪生态母公司阳光凯迪提供担保,分别向中民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售后回租方式融资2.5亿元,并与阳光凯迪发生频繁的资金往来。

  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表示,上述事实让其对管理层认定洋浦长江与其不存在关联方关系产生重大疑虑,其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消除疑虑,也不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关联交易作出补充披露,同时也不确定财务报表是否有必要对2017年从洋浦长江购买的洪雅凯迪、松桃凯迪按照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原则进行调整。

  未收转让款即变更工商信息

  凯迪生态的“慷慨”不局限与洋浦长江的合作,其与嘉兴凯益的交易也存在难以捉摸的情形。

  2016年年底到2017年1月初,凯迪生态子公司格薪源将其全资掌控的江西格薪源、吉林格薪源、安徽格薪源、湖南格薪源密集转手。上述四家受让公司股权结构相似,嘉兴凯益持股50%,凯迪生态持股20%,剩下30%分别由南昌百川新晟、吉林东鼎、合肥薪昇、长沙众薪城所承接。

  但蹊跷的是,截至报告出具日,格薪源在未收到任何股权转让款情况下,对上述四家公司均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但格薪源在2017年度仍将上述四家公司作为子公司按照100%的比例合并财务报表。

  2017年12月,嘉兴凯益、凯迪生态、合肥薪昇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安徽格薪源的股东结构调整为嘉兴凯益持股95%、合肥薪昇持股5%,并于2017年12月26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同一时间,湖南格薪源与湖北格薪源的股权也发生类似变化,嘉兴凯益在两家格薪源各持股95%,长沙众薪城与武汉薪晟分别持股5%。优德娱乐官网

  2017年12月,安徽格薪源、湖南格薪源和湖北格薪源的股东结构调整中,嘉兴凯益2017年12月28日向格薪源支付股权收购价款8500万元。格薪源于2017年12月将安徽格薪源、湖南格薪源和湖北格薪源作为处置子公司,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上述交易完成后,三家格薪源公司形成对凯迪生态及其子公司的净债务17.35亿元。凯迪生态向审计机构提供的2017年12月三家格薪源公司股东结构调整的股权转让协议中,没有对凯迪生态及其子公司的净债务17.35亿元做出清偿安排;安徽格薪源、湖南格薪源股东结构调整的股权转让协议中,没有约定转让对价。格薪源根据三家格薪源公司2017年11月30日的净资产(合计为1.67亿元)作为交易对价确认投资收益。

推荐新闻:
Copyright © 2002-2017 优德娱乐 版权所有